当前位置:泉州夜网 > 首页 > 国内 > 正文

兽交电影 杀婴、弃母、恋兽,如此“道德败坏”,竟成影史经典

球皇直播 时间:2019-11-16 来源:www.qiuhuang.net
兽交电影

原标题:杀婴、弃母、恋兽,如此“道德败坏”,竟成影史经典丨毒药头条

毒药君一直讨厌把“重口”当噱头的电影。

这种片子见多了,猎奇过后,味同嚼蜡,也就没啥意思了。

而今天咱们要聊的这部影片,曾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,生猛但不调戏观众,“道德沦丧”却又直击人性痛点。

弃母、杀婴、活埋、弑父、人兽交媾:用最“重口”的形式探讨最最严肃的问题——《楢山节考》

《楢山节考》

Narayama Bushiko

相传,在日本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村里,村民生活异常贫穷,没有多余的粮食提供给缺乏生产能力的老人和小孩。

生存与繁衍的困境催生出一套近乎变态的习俗:

“楢山节”的仪式便是其中之一。

村子里,凡人活到七十岁,如果还没有自然死亡,就会被儿子送上楢山山顶,祭山神。

除此之外,“性”只属于长子。

只有每个家庭的大儿子才拥有性权利,老二被称为“奴崽”,完全被禁欲,他们的唯一职责就是持续的提供劳动力,供养哥哥的后代,让家族繁衍得以延续。

而每个家庭的孩子不会太多,当一个家庭无力养育孩子时,他们会把男婴活埋,女婴则作为生殖工具被买卖。

《楢山节考》的故事围绕着小村庄一个普通家庭展开。

阿玲婆已经69岁,快要到了“上楢山”的年龄,但是她的身体却依旧硬朗,甚至有一口整齐的牙齿。

在传统之下,这反而让她成为全村的笑柄,在粮食稀缺的群落里,老而不死反而成为一种罪过。

眼看参拜楢山的日子一天天临近,阿玲婆却显得并不在意。因为结束生命之前她还有心事未了。

阿玲婆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辰平的妻子死于意外,为长子续弦成为阿玲婆的头等大事。

这天,盐贩子到阿玲婆家说媒,对方是邻村刚成寡妇的阿玉。阿玉虽然长相魁梧,但却踏实持家。

阿玲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辰平,但是辰平却没有一丝高兴。

因为他明白,母亲这是在为这个家寻找下一任女主人,阿玉的到来意味着母亲上山的日子更近了。

阿玲婆看出了儿子的心思,劝说他不要感情用事,不然会遭全村人耻笑。

在这个村子里,不愿把父母送上山的男人会被视为懦弱,也会使整个家族名誉扫地。

阿玲婆认为30年前,辰平的父亲之所以失踪,就是因为不忍心将辰平的奶奶送上楢山,她提醒儿子千万不要像他的父亲那样。

阿玉终于来到辰平家,为了留住未来儿媳,证明自家可以给阿玉更好的生活。

阿玲婆先是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,盛情款待,然后独自跑去草棚,生生把门牙磕掉,以显苍老之相。

她不断提醒阿玉,自己即将上山祭神,家里少了一张嘴,总会好过一些。

在这个贫穷的村落中,活着是头等大事,没什么能比吃饱饭更有诱惑力。

阿玉和辰平圆房当晚,老二利助悄悄站在窗外,窥视着这一切。

利助是阿玲婆的二儿子,因为天生体臭而遭全村唾弃。

作为家中次子,他无权娶妻生子。长时间的性压抑让他完全丧失理性,甚至不惜和邻家母狗交媾。

泄欲期间,他偷听到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消息。

由于病重,不能死在楢山上的新屋家男主人,认为自己的家族受到了山神诅咒。

原因是自己的父亲曾打死过一个男孩,为了解除男孩鬼魂的怨气,他要求妻子阿枝在自己死后睡遍全村男人。

这个消息让被传统阉割的利助看到了希望,从这天起,他开始每日祈祷新屋家男人早些死去。

只可惜,即便这样,阿枝嫌弃利助的体臭而刻意将其忽略。

这让利助痛不欲生。

哥哥害怕利助惹出是非,竟然求妻子阿玉做弟弟一晚上的老婆。

阿玲婆得知这件事,害怕以后两兄弟因为此事生出更多事端,她一面让阿玉拒绝,另一面自己去求阿枝。

可是,阿枝并没有答应阿玲婆的请求。

无奈之下,阿玲婆只能去求自己的好闺蜜,同样年近70的阿金婆。

最终,利助在阿金婆的身上初尝肉体之欢。

听到这里,各位毒粉一定觉得三观碎了一地。别急,更残酷的还在后头。

阿玲婆的长孙袈裟吉,把怀孕的阿松带回家。

阿松好吃懒做,又怀着孕,这无疑是让本就揭不开锅的家里又多了两张吃饭的嘴。

阿松的娘家一贯喜欢不劳而获,家里从上一辈开始就有偷盗的毛病。在粮食紧缺的村落里,偷别家粮食无异于谋财害命。

一天夜里,孙媳阿松再次偷盗,接济娘家,正巧被辰平发现。

辰平没有忍心惩罚阿松,但是阿松的娘家却东窗事发,阿松父亲偷村子里粮食的事情被发现,全村商议将阿松全家灭门。

阿玲婆认为阿松的存在会拖垮这个家,于是设法让阿松回到娘家。

就这样阿松家的的粮食被抢劫一空,阿松全家,连同她和袈裟吉未出生的孩子一起被活埋。

得知真相的袈裟吉,无法自控,埋怨奶奶,愤怒地咒骂她。

可是,阿玲婆却显得异常平静,她继续处理上山前的事物,直到教会儿媳阿玉如何捕鱼,终于放心。

了却一切心事的阿玲婆不顾儿子反对,把村中长老请到家里,聆听上楢山前的“忠告”。

于是,长老们的会议成为这场“楢山节”仪式的前奏。

他们告诉了辰平上山的路线,以及“楢山节”的规矩。

其中一位长老临走之前悄悄告诉辰平:如果爬不到山顶,可以在半路把人扔下山崖。

辰平终于背起母亲上山,山顶白骨嶙峋,还未腐烂的尸体遭秃鹰叼食。他把母亲放在一块石头旁,听从不可回头的规矩,快步离开。

当他走到半山腰时,看到亲戚家的男子把不愿上山的父亲扔下山崖,忽然觉得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人性与动物性的纠葛再次产生,他忍不住重返山顶。

可就在这时天降大雪,这正是阿玲婆所期待的“吉兆”。

辰平似乎又找到了寻求心安的良药,在母亲的催促下,离开了楢山。

电影最后,辰平回到家中,二弟利助躲在老妇人阿金婆的身上,逃避这一切。

妻子像平时一样准备晚餐,长子袈裟吉和已经怀孕的新欢并肩而坐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好了,故事毒药君叙述完了。即使不加入任何观点,单看这个故事本身,它也足够生猛。

在这部电影里,人不再成为人,他们生如蝼蚁,命如草芥

贫穷是原罪,生存是唯一目的。全村人只关心两件事:食物和性。

食物是个人乃至一个家庭得以生存的砝码,在电影里,村子里的人可以为了抢夺食物而拼命,村落的体制近乎原始社会的食物争夺。

阿松娘家惨遭灭门是因为他们恰恰触犯了这个村子里的大忌。

是矛盾的,它既以繁衍为目的,而繁衍本身某种程度上又阻碍了个体生存。刚出生的男孩被活埋或丢弃,女孩被买卖成为下一轮生殖工具。

由此,人回归动物性,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的生存寓言跃然纸上。

影片中,导演用动物交配与男女交欢镜头的交叉剪辑,以及频繁的出现“蛇”的特写,用以隐喻:温饱之下,当人挣扎于生存本身时,兽性统治大脑,人跟其它动物没有太大差别。

影片中没有道德批判,没有渲染、抒情,完全的现实主义风格平铺直叙。

在严酷生存环境的危机感之下,人只保留下自己的原始欲望,神性被消解。

《楢山节考》的导演今村昌平曾师从小津安二郎,两人创作理念分歧极大,当被质问“你为什么总想拍这些蛆虫一样的人”时,今村昌平回答:

“我将书写蛆虫,至死方止。”

关注人性,关注人类生存状态,一直是今村昌平的艺术追求。

直面最真实的人性,也是对观众最大的尊重。

兽交电影
标签 兽交电影兽交电影杀婴、弃母、恋兽,如此“道德败坏”,竟成影史经典:兽交电影原标题:杀婴、弃母、恋兽,如此“道德败坏”,竟成影史经典丨毒药头条毒药君一直讨厌把&l
泉州新闻
印尼坠机遇难名单 印尼坠机全部189人遇难者...
印尼坠机遇难名单 印尼坠机全部189人遇难者名单公布

印尼坠机遇难名单印尼坠机遇难名单印尼坠机全部189人遇难者名单公布:印尼坠机遇难名单...[详细]

泉州夜网